中国新一轮寰球化红利途径渐明--财经--公民网
发布时间:2019-01-19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,跟着发展策略机会期内涵跟条件的变更,我国第一轮以出口导向为特征的经济寰球化红利正趋于消失,第二轮以构造进级为特点的全球化红利开端逐渐构成。

  二是以自贸区策略为核心,共建配合共赢网络。中国自2002年与东盟签订第一个自由贸易协议开始,自贸区建设发展迅速,从无到有、从少到多、从周边国家到寰球多点分布,目前正与五大洲的29个国家跟地区建设16个自贸区。贸易总额超过了中国进出口总额的1/4,对已建交最不发达国家近5000个税目商品履行进口零关税,并正与韩国、澳大利亚、海湾阿拉伯国度合作委员会、挪威、南部非洲关税同盟等进行区域贸易协定谈判。

  中国对外开放的模式正发生深刻变革,发现以结构升级为特色的新一轮全球化红利,始终探索新途径,才华真正构建与中国经济大国位置相适应的开放型经济体系:

  当前,中国凭借在公路、高铁、桥梁等范畴较强的基础设施才干,已超过美国和欧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国。数据显示,自1992年到2012年,中国将大略8.5%的G D P用于基础设施建设,远远超过美国和欧盟的2.6%的平均水平。因此,中国有才能促进软硬件基本设施的全球互联互通,通过价值链重构带动相关经济发展,并逐步形成与中国经济大国地位相适应的开放型经济体系。

  同时,全球新一轮基建投资大潮,对通信、港口、交通等基础设施需要量非常大。根据《国际贸易监测》(BM I)报告猜想,随着各国政府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,到2030年,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须要将达57万亿美元,其中水和水处理、能源及交通建设约占80%,成为国际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最主要领域。

  自贸区战略正在由国际延伸至国内,上海自贸区有望“以点带面”,并踊跃推动国内贸易、投资、金融系统在更高程度上与国际规则接轨。未来,还要通过国内与国际联轨,构建包括跨境的出产和贸易供应链、跨境的金融供应链、跨境的基础设施供给链、跨境的人才供应链、跨境的公共服务供应链,以大幅度降落中国和周边地域的互联互通成本,连续推进更大范围的开放。

原标题:中国新一轮全球化红利门路渐明

  一是以价值链为冲破口,发明新的增添机遇。由于我国加工贸易的零部件和原资料适度依靠入口,造成了研发和营销“两头在外”的模式,再加上加工贸易国内价值链过短,对配套工业的带动作用不足。因而,需进一步调解加工商业的方式结构,加快构建海内价值链。

  要尽快进步加工贸易料件的本地化率,加快零部件、原材料在加工贸易中从上游企业向下游企业的传递速度,提高加工贸易与国内原有产业的结合度。踊跃加入加工贸易的企业应加强自身优势的培育,使跨国公司将更多的设计、生产、流利和服务环节放在中国,优化母子公司之间的分工关系,促使加工贸易由单纯生产向综合服务和全球经营方向转型,把对人才、技能标准、平台以及产业链主导权的争夺作为升级战略的焦点。

  三是以跨区域互联互通为重点,增进全球经贸融合。中国经济从前重要依附“珠三角”、“长三角”、“京津冀”这三个点支持,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中国正在造成新的战略支点,进入了多点支撑的时代。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、丝绸之路经济带将破足于贯通域外、沿海、沿江、沿边与内陆互联互通的大通道。